快速导航

患者自述:再婚后,现任老公带我治好不孕

  她是一个贤惠、善良而柔弱的女子,可是高端次婚姻却因排卵障碍导致的不孕而解体:伤心过后,她遇到了现在的老公,它不仅温柔体贴,对她极尽呵护,更难得的是,他四处查访医生,只为帮她只好不孕症。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儿,无论多么扣人心弦,对于一个女人而言,都是心酸.....

这一切只因与孩子有关,高端次婚姻因不孕而解体

认识前任老公之前,我的生活与爱情无关。直到某一天,他走进我的视线,融入我的生活,我才在爱情的滋润中悠然成长。如我一样,老公也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人,这让我觉得他对我的情感很牢靠。我们从恋爱到结婚,期间经历了不少波折。不过在我的坚持下,父母较终同意了我们的婚事。老公很努力,婚后三年,我们便拥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家。搬进新家后,他专程从农村老家把他的父母接了过来。虽然俩位老人很开心,但我还是从他们的神情中,看到隐忍在他们心中的不快。婆婆终于开始念叨起来:“你们都老大不小了,现在生活也基本安定了,什么时候打算要个孩子?|”想想也是,我们都是“奔三”的人了,该要孩子了。于是,我俩开始积极地为孩子作准备。然而,一年过去了,我一直没有任何动静,看着单位同事家都添了小孩,我的心理包袱一天比一天沉重。

高端次去医院检查,我的心情很沉重,好像走在一条通向悬崖的路上。挂号、检查,整个过程中。我的脑子都是木木的。较后,医生让我们过俩天再来查结果。那几天,我一直都沉浸在一种惊恐万状的浑浑噩噩之中。当我看到检查报告单上写着“排卵障碍”的字样时,我眼前一黑,差点晕过去。那一刻,预示我后来婚姻将会遭遇的劫难。

>>>>优先就诊,从预约医生开始<<<<<

治疗了俩三年,没有起色,虽然老公依然安慰我说,排卵障碍也不是很严重的问题,肯定能治好。可婆婆受不了啦,她整天阴沉着脸,像把刀子一样时刻都在我的心上磨砺着。无形之中,我似乎成了老公家的罪人,那个曾经温馨幸福的家转眼间成了地狱。

我们的爱,自那以后,变成了一片冰封的雪域。没有孩子,也就意味着不会有火种来消融。为要孩子我们折腾了三年,像经历了一场艰难的困战。我们耗尽了所有的爱,所有的温情。2005年底,一场离婚协议宣告我们的婚姻有效“破产”。

现任老公暗地探访医生名家

经人介绍,2009年5月,我认识了现在的老公——王天来,他是大学老师,极富内涵,果断而温柔体贴。和他在一起,我真正感到了被人呵护在手掌心的感觉。我想我是幸运的,没有理由不快乐。然而,不能生育依然是我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。要知道,我多么想做一个真正的女人,真正的母亲!

王天来是一个十分细心的人,他看出了我的心思,但是在我面前他只字不提,因为他害怕伤害我,直到有一天,他经过长达半年已久的打探和深入地了解后,得知杭州广仁不孕不育专科医院陈主任,在治疗排卵障碍导致的不孕站的诊疗方面很有建树。于是,他拉着我的手神秘兮兮地说带我去一个地方.....

就这样,我被天来带到了杭州广仁医院,我觉得很唐突,脸一下子沉下来,天来解释说:“我知道你的心思,杭州广仁不孕不育专科医院我前前后后去了好几次,从患者的口中侧面了解,非常值得信赖。我还到医生那咨询过,医生说治疗你的病症很有把握。我怕先给你说后你不同意过来,所以直接带你过来了。希望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。就当试试阿,我都跟医生预约好了!我被老公的真情打动了。

>>>>优先就诊,从预约医生开始<<<<<

广仁终于让我当上准妈妈

杭州广仁不孕不育专科医院陈主任热情地接待了我们,在对我的相关病例进行详细咨询后,为我有针对性地做了系统检查。通过内分泌功能试验和X线造影、染色体分析,陈主任告诉我,排卵障碍在不孕症中发病率很高,是一种常见的内分泌疾病,之所以久治不愈,很大原因是诊断有偏差,抓不住病因,因而无法做到辨证论治、对症下药、

陈主任安慰我说,只要保持乐观心态,积极配合医生治疗,是完全可以治疗的。听完她得这席话后,长久以来积压在心头的那种惶恐与失落,一下子土崩瓦解。是啊,心态决定一切,现在医学这么发达,什么稀奇古怪的病都会找到好的治疗方法的。

陈主任应用AAD连续卵泡监测技术,精确监测了我的卵泡发育状况,洪主任告诉我这对后期的对症治疗很有帮助。她还根据不同的阶段,为我进行了不同的中西药配方的系统治疗,在有效地促进我的卵泡能正常发育和正常排出的同时,又调理了我自身的内部激素,助我达到合适的孕育状态。

2011年春天,我的例假没有像往常那样如期而至,经检察确定为怀孕。那一刻,我不禁激动地失声痛哭。对于像我这样的女人来说,没有什么比做母亲会更令人激动。我一头扎进了老公宽厚、温暖的怀里....